“新光”闪耀--贵州桥梁工程总公司夺“冠”记

“新光”闪耀--贵州桥梁工程总公司夺“冠”记

2020-03-24 23:30:57热度:作者:多乾钢构来源:http://www.deviser-str.com

“新光”闪耀--贵州桥梁工程总公司夺“冠”记 2005年岁末,世界第一大跨度的钢构桥―广州市新光特大桥飞跨广州珠江之上。这座气势恢弘、包含了多项自主创新技术、科技含量极高的钢构拱桥被专家评价为“对世界桥梁建设的新贡献”。贵州桥梁工程总公司创造了这项世界纪录,展现了贵桥人敢为人先、勇攀世界高峰的创新精神。  广州,中国经济发展最蓬勃最强劲的城市之一。在2005年12月27日,又向世界展示了一项建筑奇迹:当今世界第一大跨度的钢构组合桥――――广州市新光快速路新光特大桥主拱将吊装合龙。主拱拱肋最大提升重量为3078吨,提升高度85米,将破我国桥梁施工整体提升重量和高度的纪录。这是新光大桥工程最关键的一战,成功与否,在此一搏。为见证合龙这历史性时刻,全广东媒体都来了。  设计为三跨(177m+428m+177m)连续刚架飞雁式钢箱衍系杆拱桥的新光大桥,气势磅礴。位于广州城市主干道新中轴线上,在广州新的发展规划“南拓”战略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经过54小时的会战攻坚,3078吨主拱成功提升高度85米,安装到位,新光大桥合龙成功!这座总长1083米的世界第一钢构拱桥合龙,主轴线偏差仅仅为两个毫米!一张张严肃紧张的面孔漾出了欢笑,现场的人们沸腾起来。  贵州桥梁工程总公司总经理潘海接受记者采访 贵州桥梁工程总公司副总经理覃杰在指挥现场  两个毫米,相当于几根头发丝。何等的精度!中国工程学院院士中唯一的拱桥专家、担任新光大桥投资方专家组组长郑皆连院士更是激动不已,他自豪地说,新光大桥使中国拱桥建筑技术又向前发展了一大步,是中国为世界桥梁界贡献的最精彩拱桥。  这座通体颜色为中国红的特大拱桥,横看如红龙过江,竖看如一只翱翔在珠江主航道上的巨大“红雁”,洋溢着这个城市勃勃的生机,成为广州新的标志性建筑。让这只“红雁”腾空而起的,是来自贵州的贵州桥梁工程总公司(以下简称贵桥)。贵桥与中铁工程设计咨询集团组成的设计施工联合体,将其科学求实、自主创新、勇于攀登、敢于超越的精神,凝聚在这座气势宏伟的大桥中。时任广州市委书记林树森激动地说,见到贵州省领导,我一定要代表广州人民向他们表示感谢,感谢贵州培养出水平一流的桥梁建设队伍。  背依新光大桥,在江风猎猎的珠江边,头戴红色安全帽、气宇轩昂的38岁贵州桥梁总公司总经理潘海,兴奋地回答着记者们各种各样的提问。最后,记者们的问号不约而同都集中在一点上:来自经济不发达地区的贵桥,凭什么走到了世界拱桥建筑的前列?这位1988年从重庆建筑学院毕业的学生自豪地回答:攀登、拼搏、创新是贵桥发展的灵魂。  角逐桥梁“奥运会”  在广东乃至全国桥梁界,贵桥这只从贵州崇山峻岭冲到平原的“黔虎”名号响当当。1995年,名不见经传的贵桥就用缆绳吊装技术在广东南海三山西建了一座跨径为200米的钢管拱桥,为当时国内同类桥梁单孔跨径之最。而2000年贵桥在珠江上建的丫髻沙大桥,用平转加竖转的创新工艺,让一座跨径为360米的大桥在几个小时之内“合成”,珠江水面上千帆竞过,江面上空几个小时内就一桥飞跨,被广东人惊为“超级魔术”。丫髻沙大桥不仅成为广州市跨入新世纪的一大建筑奇迹。同时还成为国内外桥梁同行引经据典的样板桥。2004年5月,在湖南长沙召开的第十六届全国桥梁学术会议上揭晓的首届“中国十佳桥梁”评选结果,丫髻沙大桥从全国各地提名130座优秀桥梁中胜出,被评为建国以来中国十大优秀桥梁。与南京长江大桥、上海卢浦大桥、香港青马大桥等比肩而立。  然而,2002年贵州的廉政风暴,使这支队伍遭受重创,职工心里忧愤难平,贵桥的事业陷入低谷。工程难接,2002年仅中一个标,在全国仅在两个省占有市场。  指控船上,贵州桥梁工程总公司年轻的“领军人” 新光大桥主拱监测点监测人员在紧张工作   2002年9月11日,时年35岁的潘海担任贵桥总经理。  潘海是改革开放成长起来的一代。大学四年,走出校门进入贵州交通战线,正是贵州交通大发展的黄金时期。潘海十分热爱这个具有挑战性的专业,干得意气风发。到贵桥赴任,这却是一个超越技术难题的挑战。潘海话及当年上任之初情景,仍然不胜感慨:“职工人心浮动,隔三岔五就要接待检察院调查取证。有的工程连入场竞标的资格都不给贵桥。太艰难了。我从未感到压力有这么大。如何鼓舞士气、创造条件,抢抓机遇,驰骋市场,我常常是彻夜难眠。”  2003年夏,机遇似乎来了。  为新的城市经济发展需要,广州要在珠江上再建一座世界最长跨度的钢拱桥――――新光大桥。并要施工与设计组成的联合体,这是中国大型桥梁工程还没有尝试过的组织结构。潘海将这个机遇视为“似乎”,一点都不夸张。新光大桥的初步设计方案一经公布招标,就在中国桥梁界掀起大浪。一时间群雄逐鹿广州,都想拿下这个当前科技含量最高,难得一求的世界级建桥“执照”。贵桥得知这个消息时,国内桥梁界各路诸侯都作好了准备,但潘海与贵桥领导层下定决心,起步再晚也要去这个桥梁界的“奥运会”上一搏。这是重振贵桥职工士气,再创新辉煌的机遇。  中铁工程设计咨询集团有限公司的钢构设计在全国是一流的,贵桥与之联手组成联合体,开始竞标方案的设计。贵桥总工刘经建、何志军等人组成的项目组成了“空中飞人”,往返于北京、广州、贵阳之间。夜以继日、呕心沥血也在所不辞,终于,3个月拿出竞标方案。  业主方,广州市新光快速路有限公司自然不会搞长时间招标的“群英大会”,而是把竞标入场券一开始就抬到最高级别:建设和设计过200米跨径拱桥的队伍方有资格报名。在各路诸侯扼腕叹息,佯佯而归时,全国只有四家联合体队伍有资格入场竞标,四家队伍都铆足了一股劲;不在赚钱,重在赚名,创造世界第一之名。其中,就有贵桥与中铁工程设计咨询集团有限公司联合体和大桥局四川交通设计院联合体。  新光大桥的初步设计者是四川省交通厅公路规划勘察设计研究院。由于是初步方案的设计者,他们与大桥局组成的联合体推出竞标的施工方案自然是可圈可点。而竞标的价格也控制在与成本相差无几之中,无论资质和技术,他们都当之无愧为中国桥梁界的“1号组合”。而贵桥为广州市建筑的丫髻沙大桥至今还未有谁超越。以实力论英雄,是招标的准则。  实力就是包括施工方案的科技含量技术标和价格商业标。招标的规则是,在技术标和商业标都为第一时,以商业标第一名取之。从最终决出的施工方案来看,在专家组评审中贵桥方案屈居第二。专家组有专家亦认为,实际上两个方案难分伯仲,各有千秋。而在商业标开标后,结果令人震惊,贵桥以4亿1千万报价成为商业标的第一名。4亿1千万要拿下这座桥,不考虑建设中各种不可预测的因素,就是在“纸上建桥”,理论上的造桥价格也要高于报价。低价出击,可见贵桥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的决心。  且不论这个招标规则的科学性,但这的确是我国当前建筑市场上通行的招标铁律:在技术方案相差不多之下,标的最低者中标,贵桥中标了!  拿到新光大桥这个桥梁“奥运会”的唯一“入场券”后,再度激发了贵桥人的信心和自豪感。贵桥群情激昂。总经理潘海的话代表了贵桥人的心声: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攻下这个世界第一。  有人问新光公司董事长卢汝生,你们知道贵桥的挫折,为啥还放心把项目给贵桥?卢汝生言:“我相信这支创造了丫髻沙大桥的队伍,有了挫折,更会激发斗志”。广州新光快速路有限公司总经理罗甲生则形容为“哀兵必胜”。  令贵桥人心潮澎湃的是,业主有一个招标外的要求:新光大桥要用建设丫髻沙大桥的原班人马。少数人的问题并没有影响这支队伍在中国桥梁界的地位。  没有领导的讲话,没有喜庆的红绸剪彩,甚至没有观众,2003年11月24日,在贵桥副总经理覃杰的带领下,一支30多人的队伍来到新光大桥建筑地珠江边,一片果林和蔬菜地上,新光大桥的建设静悄悄地开工了。  人赵州桥到新光大桥  1300多年前,石匠李春和那些隐落在历史深处的能工巧匠们建造了世界上第一座石拱桥――――赵州桥。斗转星移,朝代更迭,赵州桥带着隋朝的一弯新月依然伫立在21世纪中国大地上。拱桥建造,是中华民族对世界桥梁建筑的贡献。  1968年,毕业于重庆交通学院、年轻的技术员郑皆连,突破赵州桥传统的施工工艺,首创了中国双曲拱桥无支架施工的新工艺,把中国拱桥建筑向前推进了一大步,走在了世界拱桥建设技术的前列。  贵桥人提出的新光大桥施工方案,就是再一次冲击中国,乃至世界拱桥建设史已有的记录。  新光大桥的设计跨度为同类型拱桥的世界第一,要让设计成为现实,极大地考验着身经百桥的贵桥人科技创新、科学管理、组织协调的能力。  这是一座技术最复杂、涉及众多科技领域的高难度工程。新光大桥还在图纸上,就名声显赫,惊动了中国相关行业。贵桥副总经理覃杰说,各路高手都希望在这座桥上创造自己的成绩。有如中国航天界对“神六”的关注。商务谈判都很实在,不赚钱都行,只要能加盟“新光”。  ―――新光大桥的钢构架桥拱制造就是创建1894年的百年企业、创造了十三跨长江十跨黄河的中铁山桥集团承制。远在山海关的山桥集团在制造桥拱时采用了非常复杂的全桥预拼装工艺,再把重14000吨的桥拱由台湾海峡经香港运进珠江,攻克了多个技术难关,为新光大桥现场一次吊装合龙成功奠定了基础。  ――――全国首屈一指的广州打捞局加盟的是新光大桥的核心工程,用16000吨巨轮将重达3078吨的主拱从岸边的拼装现场运送到江面,提升到85米高安装合龙。经验丰富的工程技术人员刻苦攻关,顺利地把这个“巨无霸”运送到指定的江面上。  ――――清华同方带着他们的关键技术来加盟与新光大桥大节段提升工程,他们采用的数控液压千斤顶同步提升技术,进行大节段整体提升,创下了我国桥梁施工分段提升重量、高度的最高纪录。  ――――2003年6月才成立的广州国际专业气象台,建台以来首次为重点工程提供现场气象服务的,就是为新光大桥主体吊装观测气象提供气象咨询。全台抽出精兵强将,为大桥合龙桥提供了精确的气象服务。  ――――全国最大的不等边三角形架构吊杵,生产厂家为柳州欧维姆厂……  这是一次汇聚了中国当代桥梁专家的高科技的现代化“会战”。业主方和贵桥,都成立了阵容强大的专家队伍。作为“领军人”,贵桥采用了目前世界上正推行的项目管理模式,在确立了施工方案后,除了贵桥的强项外,其余都是邀当前国内相关企业最强的专业队伍加盟,整个工程,光是大的协作单位就达29家,练就了贵桥人现代管理的过硬本领。贵桥副总经理覃杰,新光大桥项目副经理胡云江、吴飞、项目副总工潘盛烈、项目副处长杨俊等都成为管理、协调高手。使这个通过科学整合资源,整合力量,形成一个多兵种协同作战的宏大战役打得十分精彩。而贵桥“领军人”的平均年龄不到35岁。  三大战役,突起两个毫米的精度  兵无常势,水无常情。对于有着丰富造桥经验的贵桥来说,新光大桥又是一次全新的攀登。这既是科学实验,但又超出科学实验的规律。科学实验允许失败,包容失败,而新光大桥则是一次只能成功,不允许失败的科学攀登。  在实际运作中,贵桥坚持一个原则:科学第一,经济利益第二。速度让位质量。公司副总覃杰说,对我们而言,新光大桥不是一座几年完成的工程,而是一座百年大桥,质量高于一切,责任重于泰山。  从挖下第一铲土起,新光大桥“长高”的每一毫米,都是智慧和心血的结晶。最能展现贵桥人敢为人先、勇于创新精神的,是“三大战役”。  第一战役:水中钢板桩围堰施工  新光大桥的两个主要承台,各相当于两个篮球场大。需建在珠江水下10米深处。按常规施工,用双壁钢套箱在水中围出10米深空地,工人再进去洗铸承台,安全保险。但工期长,成本高。覃杰与同伴们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方案,用单壁钢板如针一般直接插进10米深水下,密密匝匝地围出作业场地。此方案在专家会上一提出,立即引起强烈争论,争论的焦点,就是单壁钢板很可能顶不住江水压力而倾覆进水,在10米水深作业的工人就会被“包饺子”。人命关天!  那是处心积虑的日日夜夜。覃杰是学水工建筑的,他从理论上认定其方案的可能,但必须拿出更有说服力的科学数据。在朋友的帮助下,他找到了华南理工专门搞水工建筑研究教授曹洪,从理论上进一步优化方案,又送到同济大学请专家检验,专家认为:方案可行,数据还在保守系数之中。  通过第二次,第三次专家论证,方案通过。为确保百分之百,在方案实施前,贵桥又进行了一次民工水下作业遇险的逃逸演习。在演习那天,甲方、乙方、专家、监理全部到场检验,按预定方案,警报一响,工人们有组织地迅速撤离到岸上,集合完毕,全过程仅用了两分钟。  大胆创新的水中钢板桩围堰施工终于打响,大获全胜。该项创新,节约工期一个多月,节约工程造价1千多万元。  第二战役:V型钢构(三角架)施工  这是大桥边拱与主拱的承接点。这是一个国内桥梁建筑最大的三角形支架,厚度12米,相当4层楼,而纵向高度102米,相当于13层楼房横卧。接口处是钢拱与混凝土的接合。能否“天衣无缝”,达到百年承载要求又是一个技术关口。尽管为这个节点作的施工方案在理论上已经无可挑剔,贵桥又再请西南交大作了1:10的实验,工程停下来等实验结果。业主方急了,天天派人陪覃杰上班催工期,速度重要,但质量更重要。为了这个实验,贵桥多花了几百万成本,并延长了一个多月的工期,西南交大终于完成了实验,V型钢构(三角架)施工分别在南岸北岸齐头并进,第二战役圆满完成。  第三战役:钢拱胁大节段整体提升施工  对这最后一役,业主方、监理、专家们都铆足了劲,对贵桥的施工方案提出了308个问题。  308个问题,需要308个创新点子去解决,有多少创新的火花在当中绽放,从项目经理到民工,人人都绞尽脑汁,去解决属于自己面对的难题,工程进入攻坚时刻。  新光大桥最后的决定性战役就在主拱提升安装。要把重达3078吨的主拱从江面提升85米高。全国首屈一指的广州打捞局也是首次承接运送这样大体积超重量物体艰巨的任务。贵桥和专家们都明白,要把3078吨主拱首先滑移上船,其难度达到工程的最高点。  “惊心动魄”,是郑院士对主拱滑移上船的形容。郑皆连院士说,人说脚踏两只船难,而主拱一头上船,一头在岸上,岸是静止不动的,而船在水流的冲击下是摇摆的。力量控制稍有差迟,相当于四层楼厚的主拱钢结构就会被不等力“扭”成“麻花”而功亏一篑。  战斗在一线的贵桥项目副经理吴飞提出滑行道改水泥路面为钢板铺设,增加滑行顺畅的思路后,广捞局、设计、施工的头头及专家们组成了“群英会”,各擅其长,合力攻坚,最终形成了新的滑行上船方案,主拱新光大桥的“雁头”终于昂首“登”上驳船。新光大桥最难关闯过来了。主拱提升,已是胜券在握。  指挥船上,电脑一字排开,在清华同方技术人员的紧张操作中,提升塔上安装的16台350吨数控液压千斤顶一同发力,两岸监测点人员紧密追踪主拱不同位置的角度和高度,只见“雁首”节节上升,从早上八点起到凌晨两点,雁首与双翅接成整体,全桥钢结构18万个栓孔,没有一个是扩孔处理的,18万套螺栓,一丝不差地全部拧上,大桥合龙,主轴线偏差仅仅为两个毫米!加工、安装精度达到了令人叫绝的水平。这只世界上最大的“红雁”终于展翅飞翔在珠江上。  原预期停航3天72小时的吊装工期提前18个小时开航。新光公司总经理罗甲生说,贵桥人的三大战役,一个比一个打得漂亮。  “新光”这只象征着广东经济腾飞的“红雁”,展示了贵桥人的新高度,写下了中国拱桥建筑史的新篇章。  “世界冠军”是这样炼成的  科技含量高、突破数个拱桥建设技术世界纪录的新光大桥建设成功,贵桥无疑再次成为2005年桥梁界拱桥项目的“世界冠军”。  “冠军”是这样炼成的!  贵桥是贵州交通建设的精锐部队。改革开放以来,贵州交通发展迅猛,贵州境内90%的桥梁都是出自贵桥人。省交通厅十分重视增强交通队伍的自主创新能力,创造良好环境,有效利用国内外科技资源,与挪威、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以及国内道桥专家建立长期的学术交流合作,让以贵桥为首的交通企业及时了解当前世界最前沿的科技信息,培养富有创新精神的人才队伍。  伟大的事业需要伟大的精神,一座座桥梁的建设,塑就了贵桥人坚忍不拔、不断攀登、敢于超越的企业精神。伟大的精神才能集聚人才。人才是创新保证。给最有才干的人提供舞台,这个并不特别的理念在贵桥实行得十分到位。潘海说,创一流事业就要一流人才。而一流的大桥建起来,人才就出来一批。  今年34岁的吴飞毕业于省交通学校,学历不高,个头也不高,眉目清秀的脸上的微笑总是带着些羞涩。1993年中专毕业至今,吴飞修了数十座桥,展露出他缜密扎实的作风和智慧大胆的建筑才华。特别是在丫髻沙,新光两座大桥中立下了赫赫战功。前年公司就给他连破5年半时间评为高工。吴飞还获得交通部颁发我省唯一青年科技英才的称号。  总工刘经建1968年毕业于重庆建筑学院。全班68个同学,只有五个女生,而至今依然活跃在桥梁工地上的,只有她一人。对于女性来说,这一行实在是太苦了。刘经建却太热爱这一行了。1995年,她与丈夫被广州佛山作为人才引进,去了两年,没有建大桥的机会,又回到贵州。办户口的民警说,你们是这几年来调到发达地区又回流的第一家。这位性格爽朗的女高工说,贵桥才有我的用武之地。  是啊,有多少才俊为贵桥的事业所吸。贵桥以事业凝聚人才,培养人才,锤炼人才,建好一座桥就出一批人才。贵桥1300多人的职工队伍中,中级职称以上超过500人,占职工总数40%。贵桥当之无愧为知识密集型企业。  新光大桥是贵桥代表作,更是贵桥新的起跑线。从2003年起到2005年,贵桥以“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创新”的精神,纵横国内12个省市自治区,承建项目一路攀升,项目超过50个,工程总造价达62个亿,平均每年完成15个亿的产值,职工人均产值超百万,就是在全国,也是数一数二。  同时,最为贵桥人骄傲的是:终于实现了多年的夙愿,把桥架在了长江上!2005年承建、跨度为436米的重庆江津观音岩长江大桥,正在谱写贵桥人新的历史篇章。 点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