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克强指数风向标:从产业指标向民生指标转换

新克强指数风向标:从产业指标向民生指标转换

2020-05-31 20:35:26热度:作者:多乾钢构来源:http://www.deviser-str.com

新克强指数风向标:从产业指标向民生指标转换

11月20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为《经济学人》年刊《世界2016》撰写的文章《中国经济的蓝图》中透露了衡量中国经济发展的三个新坐标。

曾经“克强指数”所蕴含的三个指标“用电量”、“铁路货运量”和“新增银行贷款”,与经济运行状况的关联系数已经发生变化。未来就业、居民收入和生态环境的持续改善或将成为新版“克强指数”的坐标。

而在“新克强指数”从产业指标向民生指标转换的背后则是中国经济结构从制造业向消费领域转型的现实。

工业失速

11月21日,代表中小企业的财新制造业PMI初值并没有如期出现,而以后它也将不再出现。自更名以来,这个数据仅仅发布了三次。

财新PMI初值以当月制造业PMI调查总样本量的85%-90%为依据,对当月制造业PMI最终值进行预测,被认为是经济风向标之一。

不过,业内人士认为,财新PMI的代表性在逐渐萎缩。随着中国经济逐渐放缓,中国政府要经济转型、调整产业结构,不少中小企业可能面临“汰小留大”的阵痛,这种情况越严重,汇丰PMI的代表性就越会缩小。

按照民生新供给制造业综合指数(PMI)来看,制造业仍然承压。数据显示,11月PMI下降0.9个百分点,为42.4%。不仅处于荣枯线以下,而且是连续两月回升态势后出现的下降。“其中多项结构性指标出现下降,表明当前我国经济下行探底的过程尚未完成,且有新近下行因素加重迹象。小微企业经营表现持续低迷,期待更多稳增长政策发力。”财政部财科所原所长、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表示。

另外,11月份企业资金周转指数为40.8%,环比下降1.7个百分点;企业经营现金流指数为46.3%,较上月下降0.9个百分点;企业总体融资情况指数为41%,环比下降1.0个百分点,表明我国企业的资金状况和现金流状况持续承压。

制造业的疲态也成为了我国整个工业情况的缩影,而这一状况也直接影响到了“克强指数”中的第一个指标——用电量。国家能源局数据显示,10月份全社会用电量累计4491亿千瓦时,同比下降0.2%。开年用电量超预期回落,前两个月仅同比增长2.5%,创23个月次低,3月更是同比下降2.2%,创2009年6月以来新低。4月用电量增速由负转正,并在之后的两个月持续回升,但7月又出现负增长,经历了8月的短暂回升后,9月、10月再度陷入负增长。

“10月份全社会用电量同比下降的原因主要是高耗能产业用电增速持续回落,带动整体社会用电量下行。”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施子海分析说,例如10月份冶金和建材行业用电同比分别下降了8.68%和6.98%,合计拉低全社会用电增速0.84个百分点。

不过,工业下降并不等于经济下行。独立投资研究机构龙洲经讯创始合伙人兼研究主管葛艺豪指出,电力指数只能代表金属行业的起伏,更多地反映了中国的重工业发展状况,而无法反映整个经济体的状况。

新旧更替

工业文明时代,能源革命从根本上改变了生产方式,任何生产都需要能源的支持,电力成为运用范围最广的动力。货运也是经济有效运转的基础,各类原材料运输、能源资源调配、产成品买卖均需要运输,生产的有效扩张必然伴随货运的增长。不过,由于经济结构发生变化,克强指数与现在经济增长相关系数已经变弱。

为了寻找一个更加接近“地气”,靠近现实的参照物,李克强总理亲自将“克强指数”修改为:就业、居民收入和单位能耗等环保指标,而这也意味着未来中央对地方政府在GDP上的考核亦会有转型。

原“克强指数”源于李克强总理2007年任职辽宁省委书记时提出的可以通过耗电量、铁路货运量和贷款发放量三个指标分析当时辽宁省经济状况。在花旗银行编制的“克强指数”算法中,工业用电新增占40%,铁路货运量新增占25%,银行中长期贷款新增占35%。将此三项指标按比例折算后汇总,即可得出当期“克强指数”。

不过,以工业用电量新增等三项数字作为衡量经济运行的指标,并非十全十美,也有一定缺陷,比如IT业、金融业以及相关服务业等,与“耗电量”和“铁路货运量”关联并不紧密,这些指标并不能全面反映其运行情况。对于我国众多融资难的小微企业,因其往往难以取得银行贷款,所以“银行贷款新增”亦很难充分反映其运营状况。

葛艺豪指出,李克强指数正在被大量地滥用。自2007年以来,中国的经济结构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如今,服务业占经济的权重已经超过了工业,而且在工业部门内部,面向消费者部分的比例也要高于传统的重工业。我们认为,代表重工业发展状况的李克强指数已经无法全面地反映中国经济的全貌。

“克强指数是一个非常粗略的经验法则……从来就不是特别适用于像广东这样高度依赖出口制造业和服务业的省份。在过去3年它已经深深地误导了人们对整体经济的看法。”葛艺豪表示。

李克强指出,服务业已占到中国GDP的一半,实现对制造业的反超且升势不减。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60%,消费升级也伴随着经济强劲增长。以出境游为例,去年中国公民出境达1亿人次,今年上半年又同比增长10%。简而言之,尽管增速有所放缓,中国经济正在朝着我们期待的方向,朝着更多立足内需和创新拉动的方向发展。

不过,压力仍在。1-10月份,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名义增长10.2%,增速比1-9月份回落0.1个百分点。虽然消费数据有所回升,但增速仍低于去年同期及去年末。2015年10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11.0%,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11.0%。1-10月累计同比增长10.6%。

“我们观察到了消费的一些变化,商品价格持续下滑,工业品价格持续下滑,服务价格持续上升,中国确实到了以服务产品价格为代表的高成本时代,但高端消费流向国外的很多。我们国家对于整个消费领域特别是服务业的管制其实还是比较多的,应该放松服务业管制。从三大产业拉动的情况来看,第一产业不会有太明显的波动,第三产业贡献应该是继续上升,而第二产业相对下滑,这种变动趋势既有主动因素也有被动因素,其中被动式的因素占多。我们判断,2016年GDP增长目标在6.5%,实际增速在6.6%-6.7%。”民生证券研究院执行院长管清友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