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副手浮出水面 他勾勒了美国外交战略

特朗普的副手浮出水面 他勾勒了美国外交战略

2020-05-12 02:18:59热度:作者:多乾钢构来源:http://www.deviser-str.com

特朗普的副手浮出水面 他勾勒了美国外交战略

在此次美国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中,作为特朗普重要的外交战略顾问之一,美国国防情报局前局长迈克尔·弗林(MichaelFlynn)就美国国家安全问题发表了一段20多分钟的演讲,或勾勒出了特朗普未来的部分外交战略。

作为特朗普阵营的头号演讲者,弗林套用特朗普的口号“让美国重新强大”(MakeAmeriCAGreatAgain),给出了“让美国重新安全”这样一个演讲标题。但是,弗林当天的嗓音显然状况不佳,演讲中得多次清嗓才得以继续,被网友批评“不擅长公开讲话”。

“醒来吧,美国”

“我要给你们传递的信息是非常明确的:醒来吧,美国。”弗林试图用掷地有声的口号做开场,但从现场台下观众的呼声来看,应和者寥寥。“美国的全球领导力和例外主义是无可替代的,美国不惧怕敌人。事实上,我们应该明确地定义这些敌人,面对他们,打败那些试图颠覆我们国家和我们生活方式的人。”

弗林提到的“例外主义”可以追溯到19世纪初,被特指为“美国优越主义”,强调了美国历史、文化、体制的独一无二和无可比拟。

“美国的外交政策一度以保护美国和它在全球范围内的公民为中心,但不幸的是,在目前政府的领导下,这一目标化为乌有,这种情况不能继续下去了。”在各种场合,弗林一直把矛头对准现任总统奥巴马。一个重要的论据是,弗林认为正是奥巴马几年前对叙利亚反对派的坐视不理,才让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得以壮大。

“总统必须要有工具来对付威胁,并且有胆量在必要的时候付诸行动。”弗林提高了语调,“特朗普就是这样一个领导人。”

2016年2月,弗林开始担任特朗普总统竞选的外交政策顾问。尽管目前特朗普的竞选团队还没有最终确认谁可能是特朗普潜在的副总统人选,但美国媒体已确认弗林就是特朗普重点考察的对象。特朗普也曾表示,国家安全的不稳定需要一个“强势而坚定”的副总统。

至少从这些讲话透露出的信息来看,比如坚持以美国意志塑造世界,认定美国不可替代的全球老大地位等,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弗林可以被认为是美国高层智囊中的鹰派人物。

谁是美国的敌人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买弗林的账。布鲁金斯学会学者麦坎茨(WilliamMcCants)就在弗林演讲后发文直言,弗林的演讲主题多是重复他在自己的新书《战场——我们如何打赢狂热伊斯兰及其盟友的全球战争》中的观点。

文章称,弗林在书中提出两个观点,一是美国政府由于情报不足而对其敌人了解不够,二是认定美国的敌人正在形成联盟,联手摧毁美国。而弗林对美国在海外发挥实力的方式则提出两个截然不同的判断:要么推销民主,要么选择和军事强人站在一边。但是,这两个选项都不是通往安全的道路。因为以错误的方式推广民主将会给当地带来更加敌对专制的政权,与铁腕人物站队也存在同样的风险。

在2015年1月的一次演讲中,弗林就表示,美国要应对极端分子就必须明确定义他们;拿出一份明晰的战略并且让所有人知道;为了在国内外达成战略必须更好地自我协调;创造一个国际“指挥链条”;让美国人知道这个战略将会持续几十年。

在上述演讲中,弗林所指的“敌人”,就是那些可能威胁到美国的民主、自由和生活方式的人。

塑造了特朗普的外交政策

弗林在2015年的演讲中提到,在过去的十几年里,美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问题之后,开始面临来自基地组织和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挑战。同时,“美军把战略重点从大范围防御转移到太平洋(6.36+0.47%,买入)的海上行动,建设伙伴能力,在一些偏远地区执行特殊军事任务。”

他也表示,美国国防和国家安全体系正遭到挑战,并不再拥有美国一度习以为常的巨大的军力优势。他不止一次地引用里根等前总统的话称,美国面临的最大危险并非来自于美国对自己实力的警觉或自大,而是来自于当战争不可避免时的无准备状态或者过分避开战争的状态。

从对一些安全和外交事务的公开表态上,弗林跟特朗普身上所表现出来的强硬态度是合拍的,特朗普也对选择将军成为他的副手充满兴趣,但弗林最大的问题是他的民主党身份,恐怕会加剧特朗普团结共和党的难度。而弗林本人虽承认自己民主党人的身份,但更愿意把自己定义为“中间派”。

实际上,作为顾问,弗林已经塑造了特朗普在外交政策上的一些看法,比如质疑伊核协议,在美国本土和海外对极端主义采取更为进攻性的战略等。如果成为特朗普的副手,两人将合力落实这些激进的外交策略,而即便成不了副手,弗林依旧会是特朗普身边的重要智囊。